国际观察:弗洛伊德之死凸显美国种族痼疾_2

2020-06-06

国际观察:弗洛伊德之死凸显美国种族痼疾
5月31日,美国非洲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之死引发的“火与怒”继续在全美上演。记者31日下午在白宫附近的拉法耶特公园看到,聚集的示威者至少有数百人,高喊口号“我无法呼吸”,与配有防暴装备的警察对峙。首都华盛顿特区市长穆里尔·鲍泽当地时间5月31日晚上宣布,从31日晚11点到次日早上6点,在全市范围内实施宵禁。据《纽约时报》统计,抗议活动至少在美国75个城市爆发,31日晚至少20多个美国城市实施宵禁,目前15个州和华盛顿特区已经部署了超过5000名国民警卫队员。全美超过30座城市爆发大规模抗议从纽约到洛杉矶,从芝加哥到休斯顿,“我透不过气”“黑人的生命也是生命““我会是下一个吗?”……非洲裔民众在美国屡遭执法部门不公正待遇,他们喊出的口号尽情宣泄着长期以来的委屈和不满。截至31日凌晨,美国警方在全美17个城市至少逮捕了约1400名示威者。美国国防部也采取罕见措施,下令陆军将数支宪兵队部署到明尼阿波利斯市。事情缘起于5月25日。美国明尼阿波利斯市非洲裔男子乔治·弗洛伊德在一家便利店购物时,被店主怀疑使用20美元假钞。店主打911电话报警,4名警察赶到后将弗洛·伊德按倒在地后,其中一名白人警察德雷克·肖万用膝盖死死压住他的脖子,持续至少8分46秒。其间,弗洛伊德不断挣扎、哀求,但警察无动于衷。即使是在弗洛伊德失去反应后,德雷克·肖万依然保持原有姿势2分53秒。弗洛伊德陷入昏迷后送医抢救不治。这一过程被路人拍下后传到网上,引发全美范围的愤怒。明尼阿波利斯市警察局很快将4名涉事警察解职,但是当地检方直到28日还表示“不确定德雷克·肖万是否犯罪”。29日,当地检方认定德雷克·肖万涉嫌三级谋杀罪和过失杀人罪,并将其逮捕。但为时已晚,示威已从明尼阿波利斯袭向全美,由和平演变为暴力。联合国人权事务高级专员米歇尔·巴切莱特28日说:“数年来,已经有众多手无寸铁的非洲裔美国人死于美国警察和普通民众之手,包括布伦娜·泰勒、埃里克·加纳、迈克尔·布朗,现在,我难过地加上乔治·弗洛伊德的名字。种族歧视在美国根深蒂固,美国必须采取严肃行动阻止更多非洲裔美国人死于警察之手和种族歧视。”美国全国有色人种协进会发表声明说,乔治·弗洛伊德被警方谋杀是一场无法言说的悲剧,警察对非洲裔社区的暴行从奴隶制开始就一直存在。警察的暴行不可原谅,必须追究所有涉案人员的刑事责任。在这个不幸的时刻,全美各地的非洲裔家庭和社区团结在了一起。而几十年来在美国一直存在的系统性种族歧视,进一步加剧了人们的愤怒。我们必须集中精力纠正导致这场悲剧的根源——系统性种族主义。非洲裔长期遭受警察不公正对待值得注意的是,类似的事件并不是第一次发生。2014年7月,纽约白人警察丹尼尔·潘塔莱奥怀疑非洲裔小贩埃里克·加纳出售的香烟没有纳税,试图对他实施逮捕。加纳拒绝就范,潘塔莱奥从身后勒住加纳脖子将其摔倒,最终导致加纳死亡。美国联邦检察官历经5年调查,于去年7月宣布对白人警察丹尼尔·潘塔莱奥不予起诉。在美国,警察滥用武力的现象司空见怪。这其中非洲裔遭到的不公正对待与其人口比例严重失调。根据《华盛顿邮报》统计,2019年美国遭警察枪击身亡的平民数量为1004人,其中白人370人,非洲裔235人,比例约1.6:1。按照美国人口普查局2019年的数据,美国白人人口与非洲裔人口的比例为5.7:1。这意味着,非洲裔在美国遭警察枪杀的可能性是白人的3.6倍。《纽约时报》评论说,正如乔治·弗洛伊德案所表明的,对非洲裔美国人来说,哪怕是最微不足道的事情,拨打911都可能意味着死刑。从某种程度上,警徽已经成为警察的免罪符。为什么会这样?1967年,为了震慑非洲裔民权运动示威者,迈阿密警察局喊出了“抢劫开始,枪击就开始”的口号。同年,美国最高法院作出裁决,警察“出于善意和可能的理由”不应对执法承担法律责任。这样的规定就意味着,原告指责警察在执法中侵权的诉讼几乎不可能获胜。回想弗洛伊德的遭遇,他的朋友科菲尔德依然心有余悸。他说:“如果不是路人拍摄了视频,真相会被彻底隐瞒。警方会说,是这个狂躁不安的非洲裔男子一直在踢打、反抗,而我们是在合法使用武力。”美国南方贫困法律中心在声明中说,今年2月23日以来,已经有至少3名非洲裔美国人死于警方手中。手无寸铁的非洲裔美国人一再遭到杀害,而执法部门长期以来无动于衷,特朗普甚至呼吁向要求正义的人民使用暴力。警察、地方检察官、法官和陪审团一再袒护执法人员的暴力行为,从而使针对非洲裔的暴力执法永久化。我们与全美数百万人站在一起,为这一切感到愤怒。地方警察部门和检察官必须调查、逮捕和起诉那些侵犯人民权利的人,执法部门必须停止以更多的暴力回应人民的和平抗议。我们敦促执法部门和各级政府一道,谴责白人至上主义和针对非洲裔及其他有色人种的暴力行为,停止杀戮。系统性种族主义凸显美国困境明尼阿波利斯与其临近的圣保罗,通常被合称为双子城。这里的幸福指数在美国名列前茅,有遍地的湖泊、绿地和公园,政治上通常是进步主义的天下。英国《卫报》文章指出,在弗洛伊德案发生前,谁也不会把这里同种族主义联系在一起。但是统计数字很能说明问题,2019年双子城白人的失业率不到4%,非洲裔高达10%;95.9%的白人拥有高中及以上文凭,非洲裔这一数字只有82.2%。从某种程度上,明尼阿波利斯就是美国的一个缩影,光鲜的外表下,根深蒂固的种族鸿沟始终难以弥合。加州大学洛杉矶分校社会科学系主任达内尔·亨特认为,正在进行的示威看似是由警察暴力引发的,但是根源绝不仅仅是一个突发事件。美国的少数族裔和穷人承担了不成比例的经济压力。尤其是在当前美国处于失业、疫情等多重社会压力下,一系列因素相结合,使得一个突发事件点燃了席卷全美的动荡,构成了集体行动的逻辑。而2020年适逢美国总统选举年,弗洛伊德事件必将使种族问题再次成为选举的热门话题。《纽约时报》指出,回顾过去4年,全美基于种族的仇恨犯罪激增。先是2017年弗吉尼亚州夏洛茨维尔的白人至上主义者示威游行引发暴力骚乱,2018年宾夕法尼亚州匹兹堡生命之树犹太教堂遭遇大规模枪击案,2019年得克萨斯州埃尔帕索一家超市发生严重枪击事件至少31人死亡,其中多数是拉美裔。2020年,席卷全美的怒火又将使美国人度过一个漫长、炎热、混乱的夏天。与此同时,美国政府传递出的信息也充满争议。美国总统特朗普27日通过推特账号称弗洛伊德事件“令人伤心”,是场“悲剧”。在28日的一则推文中,他转而谴责抗议者,甚至扬言“只要出现掠夺,就要开枪”。30日一早,他又发布推文表示,“如果抗议者冲破了白宫的围栏,迎接他们的将是最凶恶的狗,以及我所见过的最凶狠的武器”。密歇根大学历史学家希瑟·安·汤普森说,当前美国有太多的事情能够激起人们的怒火,大规模失业,新冠疫情所反映出的不同族裔、阶层间的致命性的健康和经济不平等现象、以及警察滥用暴力。汤普森认为,以往当美国社会的不公正现象达到顶点的时候,这个国家会试图寻找解决问题之道,达到一种新的平衡,但是从现在的美国领导层那里看不到这样的迹象,他们似乎觉得陷入彻底的混乱也是可以的。“我认为我们的的确确处在紧要关头,局势将变得更加紧张。”《外交政策》杂志评论说,弗洛伊德事件再次揭开了美国长久以来存在的种族创伤,非洲裔在美国忍受了与此人口不成比例的贫困率、失业率和警察暴力。今年时值总统选举年,毫无疑问,种族问题和警察执法暴力肯定将成为大选的热门议题之一。但令人不安的是,特朗普在推特中似乎是在煽动种族主义,讨好白人保守派选民,这样做只会加剧紧张气氛,让情况变得更加糟糕。

【上一篇】: 【下一篇】: